2007年1月30日星期二

最暗的夜,最亮的光


"影片片名Babel (通天塔), 来自《圣经》中的传说: 人类曾经拥有同样的语言,他们修建通天塔来显示力量和团结。耶和华害怕人类太强大就混淆了人类的语言,让人们无法沟通,通天塔当然就无法建成。《通天塔》的主题就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缺失,这种缺失不光来自语言和文化的差异,还有外界环境的干扰和人类内心的弱点。片中没有故意设置的坏人,但却始终让观众处在不祥的预感中,一个看似无害的随意决定,一个缺乏安全感的过度反应,都会让事态陷入恶性循环,并波及到更多人的命运。“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刚到的一期中对电影Babel (imdb link)的介绍

链接:

(外一则) 这两天在想,《谈谈情,跳跳舞》里面的男主人公在比赛结束后的生活会是怎样的?死寂的湖面泛起一圈涟漪,以为便是澎湃的海浪了,晕乎乎地随着波浪起伏了几次,又归于死寂了。黯淡是梦里的光辉。我只是没想到人心可以变化这么快,一转眼说话比陌生人还冷漠。

2007年1月29日星期一

Fw: 幸亏没学法语

从豆瓣上看见的贴子,有意思。

法国人,法语
  
   “要说法语数字还真简单。70说成60+10(Soixante-dix),71是60+11……以此类推
  
   79就是60+10+9。那么,80该怎么说?如果以为是60+20那可就太没有想象力了,我们法国人不光会加法,还会乘法,所以80就是4x20(Quatre-vingts)。
  
   到了说99, 那就要用得上三则运算了:4x20+10+9(Quatre-vingts-dix-neuf)。我不知遇到了多少外国人,特别是美国人,就是在念到了99的时候决定放弃法语学习的。
     
   也许是为了进一步迷惑外国人,法国人念电话号码不像我们习惯一个数一个数地念。比如61718098,法国人不是念成6-1-7-1-8-0-9-8,而是两位两位地念: 61-71-80-98。
  
   如果法国人告诉你他的电话号码,你可听好了:
  
   60+1,60+11,4x20,4x20+10+8。
  
   听法国人说电话号码,你刚记了一个4,后面突然冒出来个20,
  
   所以得赶紧把4涂了,改成80,精神始终处于准亢奋状态。

忐忑

  • 佛偈云: 由爱故生怖,由爱故生忧。
  • 友人阿當在blog上借《中国式离婚》里面的台词说: “愛是需要能力的。那能力就是,讓你愛的人愛你”。那么,我能带给你的,有什么?
  • 卡片的后半源自Nick DrakeNorther Sky,改了一个单词
I never felt magic crazy as this
I never saw moons knew the meaning of the sea
I never held emotion in the palm of my hand
Or felt sweet breezes in the top of a tree
But now you're here
Brighten my northernWHOLE sky.

2007年1月20日星期六

Gimmie 0.2终于发布了

半年过去了,gimmie终于从0.1跑到了0.2 :-(

这次gimmie不是一个独立应用程序了,而是一个面板小程序了(panel applet)。原因是作者发现用户们还无法抛弃目前的桌面而去拥抱一个尚不完善的创意。 (I’ve noticed that a big reason that people still aren’t playing with Gimmie is that they don’t want to toss out their beloved Gnome panels. Especially not in favor of some heavily alpha software. Surprise!)

我还没有在Debian上装起来(感觉这东西的开发人员都在使用Ubuntu)。上次因为debian的python还是2.3版本,改了好多地方才看见雏形。这次不知道又是哪里的问题,反正bug-buddy蹦出来。从帖子的评论来看,碰到问题的不少 :-)

链接:

2007年1月17日星期三

无聊

这人要是过得比较高兴了,就会缺乏思考了,就没有那么多感想了,就无聊了。

我这是什么逻辑?!

cygwin port of xfce4 and claws-mail (site moved)

我提供的一些cygwin包移动到了 http://bamanzi.inlsd.org/cygwin.

只保留了xfce4和claws-mail. 其它的没有精力维护了 :-(
而且xfce4也只保留了4.2.3和4.4rc2,更老的版本删除了。
claws-mail倒是更新到了最新版本2.7.1.

(原来的空间http://www.amazepc.com/bamanzi 是网友古公友情提供的,很感谢他提供了这么久。
以前的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我会陆续放到新的站点。)

原来有不少在wine上面跑Total Commander

http://www.ghisler.ch/board/viewtopic.php?t=12814

直到有人在该论坛上也说工具条背景显示不正常,我才意识到原来别人也有这个问题。

2007年1月15日星期一

大家都来看《大明王朝》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大家都对明朝的历史感兴趣了(可能清朝讲腻了),尤其是嘉靖-万历那一段(朱元璋和崇祯也讲腻了,离我们近的也就这个了)。百家讲坛在讲,《南方都市报》上也有专栏《晚明落晖》,如今一部《大明王朝-1566》电视剧又吸引了大家的眼球。

-----------------------

我是半年前从别人那里随手拿了《万历十五年》翻了一下,觉得有点意思(或者说意义?),《南都》上的专栏也是一直在看。

为 什么大家都会有兴趣?我觉得跟《汉武大帝》这些片子差不多,大家骨子里还是有一个大国情节。只是明朝跟汉朝相反,这是关于我们如何走向衰落的。读中学的时候只是知 道,我们的那时的体制已经不能适应生产力发展了,一点资本主义的萌芽也被明朝的海禁政策给扼杀了。“盛唐时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37%,到了清朝那个老 太太时只有4%,现在是5%,为什么会这样?”大家对这些个问题都有兴趣,所以,“在位、隐退的政治家都喜欢研究明史,毛泽东手中常拿着一部《明史》,张学良被软禁后专攻《明 史》。”

在黄仁宇的《万年十五年》看来,那个时候的文官制度已经过分“成熟”了,处处以“德”为先的儒家礼制已经让这些官员们没有多少时间来解决真正的问题,反而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中争论不休。南都上《晚明落晖》中前段时间就讲述了张居正老爸死后是否要回家守制三年这个问题上的很多个故事(当然了,这个争论的实质在于派系、权力的斗争,不仅仅是礼制本身,但能够拿这样一个问题做出那么多文章来,可见一斑)。结果呢? 万历皇帝励精图治,却被这些制度绑住了手脚,后面干脆撒手不管了;张居正大力推行改革,从政治到经济都有新政,虽然十年改革后国库充盈(大家看电视应该已经知道了嘉靖末年是什么状况),却在死后被抄家,改革派人物也都被查办,“身后一败涂地”。

《万年十五年》的副标题是"1587,无关紧要的一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讲的是1587年前后的故事,在《大明王朝-1566》后二十年,主角是万历帝、张居正,但也还有戚继光、海瑞。看电视里面现在高拱、张居正在裕王这边跟严嵩他们斗,都想不到这两人后来也斗得厉害。大明王朝-1566》现在只放了十集左右,但个人感觉更多是在讲述宫廷/党派斗争,不一定是关注整个国家的命运。也许要求电视剧来关注这个,有点太苛刻了。)

2007年1月13日星期六

每日运程

原来在定制Google起始页时看见有个Daily Horoscope,有点兴趣就选上了。后来有时打开Firefox时就看看,权作好玩。

今天的“运程”是:
Even if you try to sidestep the situation, a friend or partner may present you with an unsolvable emotional problem today.

说得还真对,因为一位朋友的口没遮拦,乱开玩笑,我就得到了一个unsolvable emotional problem。

后面还说:
It is unlikely that the issues will settle back down until you face the music. Remember that you'll be feeling better in just a few days, but now you must roll with the incoming waves of emotions. Don't withdraw, as you can learn a lot about yourself from others at this time.

face the music? 啥意思?

2007年1月8日星期一

故纸堆(2): 10年前的Slackware 3.1

这是当初在电子市场淘来淘去才找到的Linux光盘, 97年InfoMagic出的Linux CD, 一张光盘包含了Debian 1.2.8, Slackware 3.1和RedHat 4.1三个发行版。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用上Slackware了,

那个时候X上面两大桌面是OpenLook和XView(另外还有商业的Motif), 内核也都需要自己编译才可能得到声卡支持。

Slackware的包管理相当简洁有效,按大致功能类型分为a(base), ap(application), d(development), e(emacs), f(faq), k(kernel), n(network), t(tex), tcl, x, xap, xd, xv(xview), y(games)等部分,分目录存放,每个包都是tar.gz格式,包的说明由另外一个文件提供。最开始接触RedHat时我很受不了它那种将全部几百个包放在一个目录的做法,而且没有rpm工具也没法将rpm包的内容搞出来也很让我不爽。

97年InfoMagic出的Linux CD, 包含了Debian 1.2.8, Slackware 3.1和RedHat 4.1
From Misc

当年写的Slackware 3.1安装指南,本来打算投稿的:-)
From Misc

后来升级到Slackware 3.2, 3.5,而4.0似乎是在毕业后才发行的。再后来很久都没有新的版本,我投入蓝点Linux玩了好一阵子。读书期间也试用过RedHat, SuSE和Mandrake,在毕业前还从一位师兄那里买了一份Debian 2.0,却从来没有安装过 :-(

BTW: Slackware的老版本现在还可以在网上找到, 比如3.1. 大家可以找个虚拟机装着看看十年前的Linux :-)

2007年1月7日星期日

故纸堆(1): 初识UNIX

元旦搬家时整理东西,把一些旧东西翻出来了。

当初学校搞教学改革,在我们系试验一入学校就学习C语言,并且开发系里的机房让我们自由使用。但该机房采用的DEC的Ultrix,我们那时还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编辑器和学校机房里面的Turbo C差别怎么那么大,还遇上一个有货倒不出的博士后当我们的C语言教师,跌跌撞撞、懵懵懂懂地走了过来。

这是当初机房管理员给我们准备的袖珍用户手册。


后来我们在这个系统上学习Shell编程,玩hangman,玩telnet, 玩MUD(连不能显示中文的哑终端也被热情高涨的同学们拿来练功)。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开始的时候,我们只能玩哑终端,小机房里面的图形工作站只能研究生才能使用。但到了大四,它们都被请走了,被换成了PC,装上了Windows,我们借着使用Matlab和SimuLink的名义在那里玩游戏。再一转眼,DEC竟然被搞PC出身的Compaq给收购了。

2007年1月6日星期六

COBOL?

从来没见识过COBOL这种语言,但这两天老看见讨论这个的,奇怪。
其实我对这个东西没有特别的兴趣。只是前几天认识了一位COBOL程序员,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恰恰恰!

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去凑这份热闹: 去学跳舞,跳的是恰恰。

不禁想起《谈谈情,跳跳舞》,这部片子"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内心世界。我觉得,主人公经过几年平稳,现实的婚姻生活,他心目中的理想生活状态已被搅得支离破碎,直到那个舞蹈老师的出现,再次点燃了他对生活的热情..."

但促使我接受这个想法的还是《麦兜故事2: 菠萝油王子》里面那几段打动我的恰恰。

1)校长:“好,相当好。下面,我教大家,面对逆境——恰恰恰!”大家一起跳了起来,麦太也回忆起“做女过阵”,欢快地唱起“车衣女万岁”。

2)创意小便班上,小男孩儿活泼俏皮地唱《教我如何去小便》,但其实仍然是悲伤的歌词: "爸爸突然对我话, 佢话唔系要系甘, 不过就 不过就 不过就会总系甘, 个的野 过去就, 经已没有个家野,经已没法不分开,你以后全部靠自己,一个人小便...”

3)《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她》凄凄的歌声中,旧屋纷纷倒塌,大家都不知道该面对怎样的未来。老师和校长在办公室内扭着。

圣诞前夕香港游

12月23日,去香港逛街买点东西。皇后广场的圣诞装饰很漂亮,也相当热闹。本来还打算去太平山看看夜景,但那天有这想法的人太多了,排队一个小时后放弃了 :-(